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社會主義“有點潮”的當代解讀  

肖君華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22期)

 
 
 

發表評論

 

 

    習近平總書記曾深刻指出:“社會主義思想從提出到現在,經歷了六個時間段:空想社會主義產生和發展,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列寧領導十月革命勝利并實踐社會主義,蘇聯模式的逐漸形成,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對社會主義的探索和實踐,我們黨作出進行改革開放的決策、開創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重要論述,高度概括了社會主義的接力探索歷程,深刻闡明了社會主義“有點潮”的基本歷史脈絡。黨的十九大,習近平總書記作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這一重大判斷。可以說,當代世界,沒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成功開創,沒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流砥柱作用的發揮,沒有中國共產黨毫不動搖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可能還會在發展的下行周期爬行更長時間,而不是在短期內實現潮落潮又起、潮去潮又來、潮退潮又進。

  社會主義“有點潮”從源與流的辯證統一中走來。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中國共產黨在探索和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過程中,始終堅持正本清源,自覺劃清“四個重大界限”,也就是自覺劃清馬克思主義同反馬克思主義的界限,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同私有化和單一公有制的界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同西方資本主義民主的界限,社會主義思想文化同封建主義、資本主義腐朽思想文化的界限。通過正本清源,既繼承了科學社會主義的“道統”,又做到了讓科學社會主義源遠流長。

  社會主義“有點潮”從向與量的辯證統一中走來。從向度來看,我們的最終奮斗目標是建立共產主義社會,但從量度來看,我們還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實踐中,我們沒有一口吃個大胖子,不切實際地“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社會,也沒有因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而放棄共產主義理想,而是旗幟鮮明、大張旗鼓將馬克思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三位一體”結合起來講。我們也沒有因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因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長期性,就不思進取、不作為,而是充分認識到我們現在建設的社會主義還是不夠格的社會主義,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實際、最大國情、這個總依據,擼起袖子加油干,既不斷積累社會主義對資本主義的優勢,又不失時機促成初級階段共產主義因素的增長,做到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繼續前進。

  社會主義“有點潮”從進與退的辯證統一中走來。社會主義500多年有進也有退。習總書記關于六個時間段的劃分就是從“進”的維度講的,從退的維度看,如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從我們黨的歷史看,中國共產黨的96年,既取得了抗日戰爭勝利、解放戰爭勝利、社會主義改造勝利、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偉大勝利等幾度輝煌,也經歷過大革命的失敗、反“圍剿”的失敗、“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的錯誤、“文化大革命”十年內亂等嚴重挫折。但我們沒有在得意時忘形,也沒有在失意時不振,而是始終堅持進與退的辯證法,在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等嚴峻形勢面前始終保持戰略定力和政治定力,做到了“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做到了“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詩人汪國真的《留言》有幾句說得好:“我走了,是為了以一個嶄新的面貌回來,就像樹木抖落了黃葉,是為了春天以更蔥蘢的形象,走向大地的期待”。我想這幾句詩用來形容社會主義在中國再合適不過了。歷史和現實表明,社會主義在中國可能在某個時段會有挫折,但挫折之后,它無不是以一個更有力、更成熟的形象走向新的征程、走向新的輝煌。

  社會主義“有點潮”從破與立的辯證統一中走來。俗話講,不破不立,有破有立。恩格斯說:“馬克思的整個世界觀不是教義,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現成的教條,而是進一步研究的出發點和提供這種研究使用的方法。”比如,列寧的“社會主義一國勝利論”對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多國勝利論”就是有破有立。毛澤東的“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思想對列寧“城市包圍農村、武裝奪取政權”的做法就是有破有立。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探索和建設過程中,我們提出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實行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所有制,等等,這些都是史無前例的有破有立。這些破與立,賦予了社會主義鮮明的時代特色和旺盛生命力。

  社會主義“有點潮”從體與用的辯證統一中走來。這個“體”就是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比如堅持共產黨的領導,掌握國家政權,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等。具不具備這個“體”,是判斷是否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是否是社會主義國家的基本標準。比如,當今世界5個社會主義國家,只有越南國名有“社會主義”四個字,其他四個國家國名全稱都沒有“社會主義”,但不能說他們不是社會主義國家。除了越南,世界上還有兩個國家,一個是斯里蘭卡,國名全稱叫斯里蘭卡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一個是2013年前的利比亞,國名全稱叫大阿拉伯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這兩個國家雖然叫社會主義共和國或民眾國,但他們確是資本主義國家,因為不具備科學社會主義的“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是什么關系?應該說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明確的。黨的十八大對此有清晰表述,黨的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指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對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的繼承和發展,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這就是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同當前中國具體國情相結合的結晶:它在本質層次上,就是科學社會主義,而不是別的什么主義;在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怎樣創造性地付諸實踐的層次上,則根據中國國情和時代特點,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并不是一種有別于科學社會主義的“獨立形態的社會主義”。“中國特色”,不是就本質層次說的,而是就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的實現形式而言的。否定了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就挖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堅持體與用的辯證統一,就是使科學社會主義與本國實際相結合,賦予其鮮明的民族特色,也就產生了社會主義探索和建設的不同路徑。

(作者系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副部長)

 

(《新湘評論》2017年第22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了幸运11选5 赖子山庄苹果手机版下载 天津11选5走势数据表 香港最厉害的麻将馆 可以提现的真人麻将游戏 全民麻将官方代理 江苏快3今日走势图 306官方彩票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