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紅軍為啥打勝仗  

徐貴祥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20期)

 
 
 

發表評論

 

 

  紅軍之所以稱為紅軍,是南昌起義10個月以后的事。19284月間,朱德率領的南昌起義部隊和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在井岡山會師,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四軍”,此后不久的525日,中共中央發出《中央通告》,規定“在割據區域所建立之軍隊,可正式定名為紅軍……”至此,“工農革命軍第四軍”就成了“紅軍第四軍”。值得注意的是,有了第四軍,前面還有沒有第一、二、三軍?后面還有沒有第五、六、七、N軍?當時還不清楚。福建文史專家傅柒生在《軍魂》一書中解釋說,因為南昌起義的主體來自于國民革命軍第四軍,這支以共產黨員為骨干的部隊“北伐”時期戰功赫赫,被譽為“鐵軍”,朱、毛部隊沿用“鐵軍”番號,表明繼承“鐵軍”的傳統基因。發揚“鐵軍”優良的戰斗作風,是紅四軍戰斗力旺盛的精神基礎。

  1929年,朱德、毛澤東率主力離開井岡山,實施外線作戰,途中打了一個大勝仗,在長汀制作了四千套軍服,這也是中國紅軍第一次統一著裝,“一顆紅星頭上戴,革命的紅旗掛兩邊”,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當時,周邊都是國民黨軍和地方軍閥部隊,他們相繼投入兵力數十萬人“會剿”。奇怪的是,紅四軍不僅沒有被消滅,反而越打越強,先后擊斃國民黨軍旅長郭鳳鳴,活捉國民黨軍師長張輝瓚,抵抗了劉和鼎、蔣光鼐、金鼎漢等部接踵而至的進攻。

  一個典型的戰例是,19288月下旬,國民黨軍趁紅四軍外線作戰欲歸未歸之際,對井岡山根據地發起“會剿”。朱、毛紅軍下山時,帶走了主力部隊,唯一的迫擊炮因為打不響留給了看家的部隊。后來彭德懷做過一個保守的比較,當時敵我兵力對比大概是三十比一。830日晨,敵軍兩個團向黃洋界哨口發起進攻,留守部隊以區區兩個連的兵力,憑險據守,連續打退多次攻擊。打到下午,紅軍子彈所剩無幾,最后關頭,戰士們把那門破炮找出來了,僅有的三發炮彈,前兩發都是啞炮。就在絕望之際,一個戰士不甘心,又把第三發炮彈填入炮膛,奇跡就在這個瞬間發生了,第三發炮彈不但響了,還正好落在敵軍指揮部,上山之敵以為紅軍大部隊殺回來了,連夜逃之夭夭。

  解讀這個戰例,我們不難看出,人少不是問題,槍破不是問題,天寒地凍也不是問題。那么,紅軍為什么能打勝仗,為什么能以少勝多,為什么能以弱勝強?事實上,毛澤東在戰斗結束之后寫的那首詩詞,就給出了答案:早已森嚴壁壘,更加眾志成城。眾志成城,就是紅軍能打勝仗的根本原因。不僅眾志成城,連那門破炮在關鍵時刻也幽了一默,恰到好處,有如神助。

 

 

江西永新三灣改編紀念碑

 

  紅軍初創時期,打了很多勝仗,也打了一些敗仗。當然,若依實力對比和傷亡對比論成敗,紅軍即使打敗了也是勝仗,用俗語說,干掉一個夠本,干掉兩個賺一個。但是,在毛澤東的眼里,這個“賺”要不得,夠本不行,小賺不行,大賺也不行,要特別大的賺才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且必須燎原,這就要求年幼的紅四軍,必須盡快成為一支比純金還要純、比鋼鐵還要硬的隊伍。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了解麾下這支剛剛從農民和舊軍隊脫胎的軍隊,雖然名稱變了,但是很多舊的習氣還有待改造,攏到一起就是一塊鋼,攏不到一起就是一盤沙。早在秋收起義之后不久,部隊就進行了三灣改編,克服大而無當,把一個師縮編成一個團,把手掌攥成拳頭。當然,最重要的是“支部建在連上”,堅持黨指揮槍的原則,對官兵進行組織管理和思想教育,逐步建立主動革命的思想基礎。

  或許,就是從三灣改編開始,一個課題就在毛澤東的腦海里醞釀了,培養信仰,首先就要解決為誰打仗,為誰扛槍的問題。三灣改編的另一個原則就是官兵一致,建立士兵委員會,內部實行民主。官兵很快就有了感情認同,這支部隊是自己的,為自己扛槍,為老百姓打仗,為子孫萬代打天下。這個認識激活了強大的戰斗力。

  如果說,三灣改編還處在馬克思主義同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摸索階段,那么,到了192912月,紅四軍召開古田會議,則明確把思想建黨、政治建軍作為我軍的靈魂。決議第一部分第一條,就是糾正單純的軍事觀點。這是一個偉大認識,認識這個真理是紅軍的偉大轉折。一方面講,沒有政治信仰的軍隊,即便實力再強,裝備再好,技術再精,可是,不知道為誰打仗,不知道為什么打仗,最終的出路,第一是成為反動政府的御用軍隊,第二是成為軍閥的個人軍隊,第三是落草為寇。從另一方面講,沒有政治信仰的軍隊,當兵為了吃糧,為了升官發財,勢必見利忘義,可以隨時倒戈,隨時“城頭變幻大王旗”,上個世紀初的軍閥混戰便是典型的例子。“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任務的武裝集團,絕不是單純打仗,而是還要宣傳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和建設革命政權。”一言以蔽之,紅軍打仗是為了崇高的信仰,這同軍閥的雇傭性質有著根本的區別。克服單純的軍事觀點正是為了軍事上的真正強大,是思想和精神動力的強大。為信仰而戰,是紅軍能打勝仗的根本保障。

  

 

湖南桂東第一軍規廣場

 

  “紅軍為啥打勝仗,紅軍白軍不一樣。紅軍打仗為信仰,白軍打仗為吃糧;紅軍砍頭風吹帽,白軍風吹兩邊晃;紅軍住宿上門板,白軍過境如虎狼;紅軍官兵親兄弟,白軍敲詐又克餉……”這是上個世紀紅軍文藝宣傳隊創作的一首歌謠,雖然在藝術上略顯粗糙,卻一定程度揭示了紅軍能打勝仗的奧秘。

  除了思想和制度的先進,紅軍還比國民黨軍多了一支重要的隊伍,就是宣傳隊。古田會議決議里專題闡述了紅軍宣傳工作,具體到宣傳隊的規模結構,“軍及縱隊直屬隊均各成一單位,每單位組織一個中隊”。宣傳隊把共產黨和紅軍的各項政策、紀律、主張等等,通過印發報刊、張貼布告、文藝演出等形式,藝術化、形象化、通俗化地展現給紅軍官兵,對堅定信念、激勵士氣,產生了很大的作用。同時,古田會議把監督執行紀律也納入宣傳隊的工作職責,宣傳三大紀律和六項注意,團結了下級官兵和民眾;宣傳廢止肉刑和不許虐待俘虜,爭取了落后官兵和敵對陣營的官兵。以不殺逃兵為例,以往抓住逃兵,多數槍斃,后來發現,殺了一個逃兵,其他逃兵再也不敢回來了,只能孤注一擲,跟紅軍死拼到底。紅軍領導人分析認為,逃兵是舊軍隊留下來的家常飯,甚至可以說是底層百姓的一種特殊生存方式,今天逃了,明天還可以爭取回來,信仰要慢慢培養。為此,紅軍宣傳隊還將廢止肉刑、轉化逃兵的故事編成節目,廣泛宣傳,教育感化部隊,從而使逃兵現象逐步減少,而國民黨軍的士兵受到紅軍的感化,拖槍倒戈則漸成風氣。到了解放戰爭時期,解放軍的兵員,有很多是從國民黨軍里面投誠或者逃過來的。

  宣傳隊的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宣傳并監督執行“三大紀律、六項注意”。毛澤東在19281月宣布的“三大紀律、六項注意”,后六項全部是為了爭取民心的,具體到“上門板,捆鋪草,說話和氣,買賣公平,借東西要還,損壞東西要賠”。19292月,紅四軍在瑞金城外大柏地同國民黨軍作戰,當地群眾不了解紅軍,多數跑到山里藏了起來。紅軍饑腸轆轆,只好動用群眾家里的食物,并按略高于市場的價格留下欠條。僅僅一個月后,紅軍在長汀打土豪籌集了一批款子,毛澤東派人送大洋到大柏地還款,這件事情對群眾影響很大。紅軍愛民的故事通過傳單、標語和文藝演出,在人民群眾中傳播很廣。軍民同心,其利斷金,人民群眾的傾力支持,是紅軍能打勝仗的又一重要保障。

 

  紅軍為什么能打勝仗,還有一個說法,是因為蔣介石寫詩寫不過毛澤東。傳說毛澤東寫出《沁園春·雪》之后,蔣介石召集了一幫文人墨客,試圖寫出一首更有意境、格局更大的作品,可是寫來寫去,總寫不出像樣的東西,只好偃旗息鼓。這個傳說引起了我們的思考,會寫詩和會打仗之間有沒有必然聯系?換句話說,統帥的個性和胸襟同戰爭勝負有沒有關系?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

  紅軍成立之初,部隊吃不飽穿不暖,每天都面臨著生死存亡的考驗,毛澤東依然談笑風生。19288月底,黃洋界鏖戰之際,毛澤東率部正在返回途中宿營。一覺醒來,傳來勝利的消息,毛澤東哈哈大笑,一首詞沖口而出——“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

  幾年之后,中央紅軍從江西戰略轉移,頭上有飛機,地上有大炮,吃的是草根樹皮,走的是雪山草地,詩人照樣高視闊步,念念有詞:“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

  再過幾年,紅軍到達陜北,詩人站在黃土高原上,俯瞰蒼茫大地,詩興大發:“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這是什么氣派,什么胸懷,什么格局!其實,那個時候的紅軍,剛剛擺脫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剛剛有了幾孔窯洞作為立足之地,剛剛喝上小米稀飯,但是詩人已經預見了中國革命的未來,那些風云人物都成了過眼云煙,“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今朝是什么狀況?

  今朝的中國,已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國人民站起來了。201410月,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決策召開新的古田會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研究解決新的歷史條件下黨從思想上政治上建設軍隊的重大問題,號令全軍,緊緊圍繞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實現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而奮斗。

  今朝,我們從古田再出發!

 

(《新湘評論》2017年第20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武汉麻将规则讲解 湖北快3技巧100准 万能麻将辅助器免费 亲朋手游官方下载 宁夏麻将群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 福彩直播现场直播 红中赖子麻将游戏下载 云南11选5开奖号码 打温州麻将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