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從一棵樹到一片“海”  

----塞罕壩生態文明建設范例啟示錄

陳二厚 張洪河 趙超 曹國廠 于佳欣 侯雪靜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18期)

 
 
 

發表評論

 

 

 

 

    首都北京向北400多公里,河北省最北端。一彎深深的綠色鑲嵌于此。

  她叫塞罕壩。

  在中國森林分布圖上,相對于全國2億多公頃的森林面積,這112萬畝的人工林似乎有些微不足道。

  在中國沙化荒漠化分布圖上,地處風沙前緣的這一彎綠色,卻顯得彌足珍貴。

  她,每年為京津地區輸送凈水1.37億立方米、釋放氧氣55萬噸,是守衛京津的重要生態屏障。

  三代人,55年。將昔日飛鳥不棲、黃沙遮天的荒原,變成百萬畝人工林海,相當于為每3個中國人種下一棵樹,是當之無愧的生態文明建設范例。

 

綠色奇跡

  樹,在塞罕壩是最平常的東西,也曾是塞罕壩最稀罕的東西。

  從塞罕壩機械林場場部驅車向東北方向駛去,進入紅松洼自然保護區。在一整片低矮的樟子松林中,遠遠就能望見一棵落葉松兀自挺立。

  20多米高,枝杈密布,主干粗壯,兩個人才能合抱起來,樹齡已超過200歲。

  不知誰悄悄用紅布把樹干圍了起來,樹枝上還系著一條條五彩繩,隨風飄動。

  這是樹神嗎?

  我們叫它功勛樹。沒有這棵樹,就沒有今天的塞罕壩。

  時間回溯到清朝同治年間,她還是茫茫原始森林中的一棵小樹。那時的塞罕壩,物產富饒,牲獸繁育,是皇家獵苑木蘭圍場的一部分。

  塞罕壩的命運從那時起遭遇逆轉。

  清朝晚期,國勢漸衰,為彌補國庫空虛,同治皇帝宣布開圍墾荒。此后,樹木被大肆砍伐,原始森林逐步退化成荒原沙地。

  往北是茫茫大漠,往南是京畿重地,這道連南接北的重要生態屏障,轟然倒下了。

  大自然的報復如洪水猛獸一般。西伯利亞寒風長驅直入,內蒙古高原流沙大舉南進。

  北京被幾大風沙區包圍,來自不同方向的“灌沙”讓首都上空常常灰黃一片。如果不堵住這個離得最近的沙源,不扼住這個風口,首都的生態環境將難以為繼。

  上世紀60年代初,正值國民經濟困難時期,國家仍咬緊牙關,下定決心建一座大型國有林場,恢復植被,阻斷風沙。

  荒涼了近半個世紀的塞罕壩,自然條件越來越惡劣:年平均氣溫零下1.3攝氏度,無霜期不到兩個月,降水量只有400余毫米。

  1958年,當地曾搞了大喚起、陰河等小型林場,不但樹沒種活,人都快活不下去了,只好匆匆下馬。

  塞罕壩還能不能種樹?種什么樹?人們疑慮重重。

  1961年,時任林業部國營林場管理總局副局長劉琨臨危受命,帶著6位專家登上塞罕壩。

  10月,本應秋色斑斕,壩上卻已刮起遮天蔽日的白毛風。他們先是在亮兵臺和石廟子一帶石崖下,發現被火燒過的黑黢黢的樹根。反復辨認,確定是落葉松。

  在凜冽寒風中行進到第三天,不知誰喊了一句:“你們看!”大伙兒的眼睛瞬間都亮了:渺無人煙的荒漠深處,一棵落葉松迎風屹立。

  一群人撲上去抱住樹,含著眼淚大喊:“塞罕壩能種樹,能種出大樹。我們要在它周圍建起一片大森林、大林海!”

  塞罕壩機械林場由此成立。

  憑著超常的恒心和意志,塞罕壩人僅僅用了20年,就造林96萬畝,總量達3.2億多株。

  一道堅實的生態屏障再次拔地而起,使渾善達克沙地的南侵步伐戛然而止。

  2000年,劉琨老人最后一次上壩,望著郁郁蔥蔥的連片樹林,久久不愿離去。

  2013年,他走完了90年的人生。按照遺愿,家人把他的骨灰撒在了亮兵臺。

  亮兵臺,清朝康熙皇帝點將閱兵之處。今天,人們登臨于此,看到的是一棵棵筆直的落葉松如一個個綠色衛士,守護著綠色疆土。

  時間走到2012年,黨的十八大召開,生態文明建設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國生態文明建設開啟新的征程。

  塞罕壩的綠色攻堅,也向著更強的堡壘進發。

  那就是最后近9萬畝石質荒山。

  “這些地方大多巖石裸露,土層只有幾厘米,最大坡度達到46度,好比在青石板上種樹。”林場林業科科長李永東說。

  在這里種一畝樹,成本至少要1200元,而國家補貼只有500元,種得越多搭進去的就越多。

  更何況,當時塞罕壩的森林覆蓋率已達八成,最后這一小塊硬骨頭,還有沒有必要啃?值不值得啃?

  塞罕壩人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宣戰。

  苦心人,天不負!塞罕壩人硬是啃下7.5萬畝硬骨頭,全部實現一次造林、一次成活、一次成林。

  塞罕壩人用行動證明,再難,樹,都能一棵棵種出來;再難,綠色奇跡,都能一步步干出來。

 

 

 

 

 

 

綠色接力

  大光頂子山,海拔1940米,塞罕壩制高點。

  沿著石子路向上攀爬,一座五層高的望海樓映入眼簾。

  浩瀚林海中,她顯得突兀而又孤獨。

  46歲的劉軍和47歲的齊淑艷11年前登上望海樓,當起防火瞭望員,就被“釘”在這里。

  “望海樓”,望的是林海,觀的卻是火情。每天的工作就是每15分鐘拿望遠鏡瞭望一次火情,做好記錄,不管有無情況,都要向場部電話報告。晚上,他們再輪流值守。

  簡單重復的工作,堅持一天都讓人心生煩躁,更何況是11年。

  “當時怎么會選擇這里?”記者問劉軍。

  他猶豫了好一會兒:“領導提出來的,聽從安排。”

  妻子齊淑艷說,丈夫長時間不跟外人接觸,反應有點慢。前幾天去壩下圍場縣城參加同學聚會,站在路邊看著斑馬線,愣是不敢過。同學們見了面談天說地,他一句話也插不上。

  駐守望海樓,注定要與孤獨寂寞為伍。

  夜晚,山上除了風聲和野獸的叫聲,就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聲,靜得令人害怕。夫妻之間的話不知重復了多少遍,連吵架都沒話說了,索性不吵了。把望遠鏡調到最大倍也望不到一個人影,他們養的一條大狗在郁郁寡歡中死去。

  為了排解寂寞,劉軍拿起畫筆,每天花15分鐘跟著電視學習。如今,望海樓里的墻上掛滿了他的書畫,“公雞啄食”“葡萄熟了”……初中還沒念完的他,硬被寂寞逼成了“畫家”。

  “我父親劉海云是‘老壩上’,他一輩子就干了種樹這一件事。把父輩種下的樹養好、護好、看管好,這是做兒子的責任。”劉軍說。

  有了林場就有了望海樓。第一代望海樓俗稱馬架子,土坯砌墻、草苫蓋頂,是創業初期塞罕壩最常見的房子。

  現在他們住的望海樓已升級為第四代,2013年建成,底層是辦公室和起居室,拾級而上,頂層是瞭望室,樓頂還有露天瞭望臺。

  如今,從紅外防火到雷電預警,塞罕壩已經建立了現代化立體防火監測系統。“但再好的設備也不能取代人眼的精確度,更不能取代防火瞭望員的責任心。”林場防火辦副主任孫文國說。

  塞罕壩仍有9座望海樓,其中8座由夫妻共同值守。

  “先壩上、再壩下,先顧樹、后顧家。”今天,盡管生產生活條件已經大為改善,但塞罕壩人的工作時間表仍然滿是辛勞與付出。

  年輕一代的塞罕壩人,有的是林三代,有的是對這里一見鐘情,還有的是被配偶“騙”來的。

  但只要在這里扎下來,他們就會扎得很深很深,心甘情愿為這片綠色付出一切。

 

綠色貢獻

  人因自然而生,人與自然共生。

  “林業超出你的想象,當人與森林和諧共處,能為彼此創造更多價值。”林場林科所所長程順說。

  守住綠水青山,塞罕壩創造了價值難以估量的金山銀山——

  曾經的皇家狩獵場,成為今天的動植物物種基因庫。塞罕壩有陸生野生脊椎動物261種,昆蟲660種,植物625種,大型真菌179種。

  在華北地區降水量普遍減少的情況下,當地年降水量反而增加60多毫米,為遼河、灤河涵養水源、凈化水質1.37億立方米。

  周邊區域小氣候有效改善,無霜期由52天增加至64天,年均大風天數由83天減少到53天。

  以現有的林木蓄積量,塞罕壩每年釋放的氧氣可供近200萬人呼吸一年。

  中國林科院評估顯示,塞罕壩的森林生態系統每年提供超過120億元的生態服務價值。

  中國工程院院士、森林培育專家沈國舫評價說:“從造林、護林到用林,塞罕壩將綠色理念貫穿始終,成為建設美麗中國的一支重要力量。”

  大自然沒有辜負人的努力和付出——

  上世紀50年代,北京年均沙塵天數為56.2天,近幾年已下降到10.1天。2016年,北京沙塵天僅有5天。

  巨變背后,塞罕壩的綠色貢獻功不可沒。

  更大的綠色奇跡,還在路上——

  到2030年,塞罕壩森林面積達到120萬畝,生態功能將顯著提升,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綠色產業健康發展,建成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經濟、社會、環境協調發展的現代林場。

  這是一條綠色發展的必由之路,更是一條開創生態文明新境界的希望之路。

 

(《新湘評論》2017年第18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北京赛车 北京11选5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二人麻将好友对战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人工计划 打麻将的技巧口诀表 提现斗地主棋牌娱乐 8888彩票下载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099彩票下载 山西今天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