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要統一起來  

----劉少奇是如何開展調查研究的

鄭林華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18期)

 
 
 

發表評論

 

 

 

 

  作為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重要成員,劉少奇非常重視調查研究,他曾多次指出:調查研究是為了認識世界,認識世界的目的是為了改造世界,改造世界中又進一步認識世界。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要統一起來。要做好調查研究不容易,就是人的主觀世界反映客觀世界不容易。這確實是劉少奇的經驗之談,他是黨內善于做調查研究工作的模范。

 

“講真話最要緊”

 1957年,我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正如火如荼,但黨內一些不正之風已有所露頭,黨風問題引起了全黨及全國人民群眾的關注。為了克服官僚主義,給黨內的不正之風作出準確的判斷,劉少奇決定到南方考察。

  225日,劉少奇和隨行的8名調研人員在北京乘坐專列南下,一路上,他除了聽各地同志匯報情況外,還透過車窗看著列車外的田野、鄉村和工廠。他一再提醒隨行同志,要警惕“不實之辭”。

  一天,列車即將開出河南省界了,大家正在餐車上吃午飯,劉少奇指著車窗外田野上農民拉犁的場面,嚴肅地對大家說:“我在石家莊就發現農村耕牛不足,看見人拉犁。到了河南,發現情況更嚴重,但他們匯報時從來不講這個問題,盡講好的。”說罷,他神情凝重地望著窗外,為一些干部“報喜不報憂”、欺上瞞下的不良作風而擔憂。

  他用《孟子》中“齊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告誡大家要講真話。他說,齊國有個人,家有一妻一妾。她們發現丈夫每天外出總是酒足飯飽后才回家,并吹牛皮說是有錢有勢的人請客。她們不信,就偷偷地跟著他,看見他走遍全城大街小巷,也沒有一人理睬他。最后,他走到東郊墳地里,向祭祖墳的人伸手乞討剩下的湯和飯菜來吃。回家后又吹牛,兩個老婆把他狠狠嘲笑了一頓。

  劉少奇講完故事后說:“你們看,靠吹牛、說慌、欺騙等手段過日子,遲早要真相畢露的,到頭來就連自己的老婆都會為之不齒、感到羞愧的。”

  這時在座的同志們再也笑不起來了。劉少奇嚴肅地告誡大家說:“我們的各級干部一定要實事求是,有一說一,有二講二,講真話最要緊,不要講假話,不要報喜不報憂,要做老實人,說老實話,辦老實事。這樣我們就會永遠和人民站在一起,我們的事業就會永遠前進不止。那些靠說假話、靠吹牛的人,遲早要被人民群眾所識破、所唾棄的!”

 

“說假話害死人啊”

 1958年夏天,劉少奇閱看各方面送來的大量文件和簡報,發現報紙上越來越多地出現了某某地方放“衛星”的消息,并且衛星一個比一個放得大,他對此半信半疑。

  一天,秘書劉振德看到一份《簡報》上報道安徽某縣水稻畝產5000斤的消息,心情十分激動,特意把這份《簡報》送給劉少奇看。劉少奇看后笑問:“你相信嗎?”劉振德若有所悟:“我對南方的水稻產量不了解。但我知道北方的谷子、玉米和高粱,在解放前產量很低,解放后產量雖然提高了,畝產最高也不過七八百斤。”劉少奇肯定地說:“我是南方人,南方的水稻比北方的谷子,產量要高一些,但說畝產5000斤,肯定是吹牛。”后來經過深入調查,該縣實際畝產不到1000斤。

  對當時出現的浮夸風,劉少奇早有察覺:“現在的浮夸風很嚴重,什么‘放衛星’‘萬斤田’‘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都是浮夸,大話空話,騙人就是了。敢想敢干也要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上嘛!”

  不久,河北省徐水縣因“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而轟動全國。劉少奇不敢相信徐水縣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具備消滅城鄉差別、工農差別、體腦差別的條件,于是他決定親自到徐水縣看看。

  19589月,劉少奇全面視察了徐水縣,通過仔細查訪,發現該縣的“共產主義”實際上是吃大鍋飯不要錢的平均主義和一張“共產主義新農村的規劃圖”。他還看到,縣里把食油當肥料,因為作物密植搞得密不透風,就在棉花田里架起鼓風機吹風散熱。生產隊干部向劉少奇介紹社員的干勁時說:“我們的口號是‘抓晴天,搶陰天,刮風下雨當好天,起早摸黑當半天,月光底下當白天。’”

  目睹此情此景,劉少奇心情格外沉重,但考慮到當時的形勢,也為了保護群眾和基層干部的積極性,劉少奇沒有說一句責備的話,而是耐心提醒大家說,只有社會產品極大豐富了,人民的共產主義覺悟和全民教育普及提高了,工農之間、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之間、城鄉之間的差別逐步消失了,這才能進入共產主義。

 在談到說假話的危害時,劉少奇說:“地方反映情況不準確,我這里作判斷就會出錯誤。說假話害死人啊!一定要記住,不管在什么情況下,都要實事求是,從實際出發,講老實話。我們要對黨對人民負責任啊!”

 

  “我們工作做得不好,對不起你們”

  三年困難時期,全國很多地方出現饑荒,劉少奇對此憂心如焚,為了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19614月,他回到湖南深入到農村進行調查研究。

  劉少奇感到以往的調研雖然走的地方多,但不深入,沒有把情況和問題真正搞透。這次回家鄉調研,他下了很大決心,要把情況和問題摸清楚。他對湖南省委負責同志說:這次到鄉下去,不住招待所,采取過去蘇區的辦法,直接到老鄉家,睡門板,鋪禾草,既不擾民,又深入群眾。人要少,一切輕裝簡從,想住就住,想走就走,一定要以普通勞動者的身份出現。

 劉少奇調研的第一站是寧鄉縣東湖塘公社王家灣生產隊。他的住所是養豬場的一間空舊房,屋子窗戶是敞開的,就用布擋著風,原來的舊木床上加點稻草,兩張方桌拼起,四條長凳圍擺,用來開會和辦公。在王家灣生產隊調查的5天中,劉少奇就一直住在這所房子里。他在這里找人談話、開會經常到深夜。開會時,工作人員為他點燃兩支蠟燭照明,他卻吹熄一支。

 第二站是湖南省農業合作化運動樹起的一面“紅旗”長沙縣廣福公社天華大隊。在整整18天的調查中,劉少奇發現許多干部,特別是基層領導干部不敢說實話,不敢說心里話。因此,他覺得造成人民生活困難的局面,固然有天災原因,但人禍是主要的。在找當地干部談話時,他激動地說:“有好多‘產量’是上面逼出來的,你發動群眾討論嘛!群眾討論能產多少,就說多少。上面逼,群眾產不出來,你讓他撤你職好了。要頂住上面瞎指揮嘛!”調研期間,劉少奇把當時重要的公共食堂問題、糧食問題、山林問題、民主和法制問題都摸了底。

 隨后他又到家鄉寧鄉縣花明樓公社炭子沖調研。他邀請部分農民和基層干部到自己舊居談話,對造成三年困難主動承擔責任:“看到鄉親們生活很苦,我們工作做得不好,對不起你們。這次回來,看到工作搞成這個樣子,中央有責任,要向你們承認錯誤。”他和大家探討了食堂問題、房屋問題、退賠社員被平調的財產等問題,群眾說的“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第二年也被他運用到中央召開的七千人大會上。

 劉少奇這次歷時44天的農村考察,為中央深入了解農村實際情況、糾正當時存在的“左”的傾向,發揮了重要作用。

 劉少奇認為:真正把情況調查清楚,對每一個問題、每一個問題的各個方面都調查清楚,我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經過一個過程,甚至是一個曲折的過程。想要得到真實的情況,首先要取得群眾的信任。他強調要把自己真正放在人民公仆和小學生的地位上,要放下架子,才能深入下去調查研究;不進行調查研究,決定出的東西是不能符合客觀情況的;要把工作深入到群眾中去,和群眾一樣,一起勞動,一起生活,才能了解情況。多次與他一起調研的王光美同志回憶道:“在我和少奇同志共同生活的漫長歲月里,我感到他最寶貴的品質,就是對人民是那樣的滿腔熱愛,同人民的血肉聯系又是那樣的深。”

 

(《新湘評論》2017年第18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安徽时时官网平台 足球 波克城市捕鱼千炮版 魔兽拍卖行卖什么赚钱 宝来娱乐怎么找不到了 大赢家羽毛球比分直播 财神捕鱼app 后一6码阶梯倍投方案 电玩城鲨鱼机飞禽走兽 网上彩票代理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