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父親的軍功章  

沙 金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19期)

 
 
 

發表評論

 

 

 

 

 

  

父親參加過抗美援朝,1952年底入朝,因戰后幫助朝鮮重建,至1956年才回國,在朝鮮戰斗了整整四年時間。

 

    小時候,聽大人們說起父親在朝鮮戰場上打仗的故事,也見過父親當年腰別手槍的威武照片,卻從沒聽說過父親立功的事,也沒有見過他戴軍功章的照片。

  有一年,父親從老家來長沙小住,很鄭重地從提包里掏出一個紅布包。他顫抖著雙手一層層打開,原來紅布上別著兩塊三等功軍功章,還有幾塊入朝作戰的紀念章。

  父親這兩塊三等功軍功章是怎么來的,是不是在戰場上作戰勇敢獲得的呢?父親沒說,我也沒問。

  父親從朝鮮歸國后,在離家很遠的地方工作,一兩年才回家探親。我從小與父親在一起的時間極少,加之父親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小時候我很怕他。長大后,我又離開家鄉讀書和工作,父親則退休回了老家。

  這次,父親一早就穿上一件舊的草綠色軍衣,看著他忙乎,分明是想將別在紅布上的軍功章取下來別在衣服上,他老人家還表達了讓我幫他照幾張穿軍裝、別上軍功章相片的意思。

  于是,我邊擺弄相機邊等父親將軍功章別好后就開始拍攝。然而,患有帕金森病的父親手抖得很厲害,弄了很久都沒有將軍功章別好。見到這一情景,我心里突然一陣難過。曾頂天立地、身健體壯的父親,到了風燭殘年之時,竟無法完成這般簡單的動作。此時,我有一種想流淚的感覺。

  我走到父親跟前小聲說:“我來幫您。”

  父親有些不甘地嘆道:“唉,這手越來越不聽使喚了。”我躬著腰貼近父親,將軍功章一枚枚細心地別在他的左胸前。

  那天,父親興致很好,穿著別上軍功章的軍裝很精神,一臉慈祥的笑容定格在下午美好的陽光里。

  拍完照后,父親讓我將軍功章取下來又別在那塊紅布上。他老人家將軍功章輕輕地撫摸了幾遍后,又將紅布層層包好,然后交給我,說:“這個就放在你這里吧!”

  雖然父親沒有多說什么,但我明白他老人家的意思。我在心里對父親說,這是最珍貴的傳家寶,我一定會將它好好保管的,并一代代傳承下去。

  從那以后,我與父親的交流漸漸地多了,了解了父親過去許多鮮為家人知道的事情,其中有些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在朝鮮戰場的一次戰斗中,敵機轟炸陣地,父親的老班長、入黨介紹人和培養人奮不顧身撲在父親身上,老班長犧牲了,父親活了下來。老班長臨終前對父親只說了一句話:聽黨的話跟黨走。父親牢牢地記住了老班長的話,表現突出,多次立功受獎,在朝鮮戰場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我后來參加工作時,父親特意和我進行了一次深談。他對我從工作、學習、生活等方面絮絮叨叨了一番。最后特別強調:你走上工作崗位了,就要聽黨的話跟黨走,爭取早日加入黨組織。這是父親在政治上對我提出的要求和希望。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農轉非”是令人羨慕的大好事。而我父親當時又負責這個工作,經常竭盡全力幫別人辦理,但他對自己家屬“農轉非”的事卻從不提起。有一次,單位領導曾主動對他提過,要父親把自己家屬農村戶口也解決了,可父親想到當時“農轉非”指標有限,很多人都在爭,就沒有考慮。因此,我家也就錯過了農村人十分渴望的“農轉非”的機會。

  還有一件事,我初中畢業時,正遇上父親單位招工,而且單位也給了父親一個指標。當時,能招工進單位端“鐵飯碗”,對農村人來說是一件夢寐以求的好事。可是,父親卻又毫不猶豫地將這個指標給了別人。父親認為我年齡還小,他的愿望是讓我多讀些書。幸虧我考上了高中,后來參加高考跳出了農門。如果我落榜回鄉當了農民,知道有這回事后,或許心里還不知怎么恨父親呢!

  父親這一生都在默默付出,不謀私利,兢兢業業。無論在部隊還是在地方單位,他都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優秀軍人和共產黨員。

  父親去世近三年了。每次看到他留給我的軍功章,我便思緒萬千。父親,您放心,您的軍功章已永遠珍藏在我的心里。我一定會將它好好保管,并一代代傳承下去。

 

(《新湘評論》2017年第19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贵州11选5历史开奖 彩经网app安卓版下载 宁夏11远5结果 亲朋棋牌中心官方网站 浙江快乐12开奖列表 广西麻将作弊器 99彩票平台是正规的吗 内蒙古11选5玩法 快乐十分稳赚技巧陕西 内蒙古推倒胡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