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新湘評論雜志社主辦  
                                    首   頁  | 本刊簡介 | 寧炬專欄精彩專題往刊回顧 | 精彩評論 | 好書有約學習導報 | 廣告聯系 |
 
新刊上架  


2017年期刊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主辦、主管:中共湖南省委
編輯出版發行:新湘評論雜志社
本刊顧問:梁  衡
社長、總編輯:郝  安
 
  
總編室:
0731-82216363
發行室:
0731-82217651
廣告經營部:
0731-82216360
廣告經營許可證:
湘工商廣字430000400879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1673-8713
國內統一刊號:
CN43-1474/D
發行范圍:
國內外公開發行
電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社址:
湖南省長沙市韶山北路
1號省委三辦公樓
郵編:
410011
定價:
5.5元/本
 
新湘評論官方微信號
cnxxpl
 
指點公眾微信號
xxzhidian
   
  向敬之:三百多年過去,他還在影響著中國  

向敬之

 

2017-11-28 18:22:17  來源:(2017年第05期)

 
 
 

發表評論

 

 

 

 

    300多年過去,清代“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龍,清廉淡泊、蒞事忠勤、苦節克貞、鞠躬盡瘁的作風仍深深地影響著當代中國的社會發展和廉政建設。

 

追尋天理良心

  于成龍在私塾就朗朗而言,政者正也。進入仕途,年近45歲。這并不能說明他才能不濟,在八股科場上苦熬。他參加科考很早,崇禎十二年(1639),22歲的山西永寧人于成龍到省城太原參加鄉試,但見考官在考場公然受賄,徇私舞弊。他在考卷上痛陳時弊,直抒胸臆,結果正榜無名,勉強考了個副榜貢生。副榜貢生相當于備取生,不算中舉,但可以直接參加會試。資格雖在,名實不副,卻影響了于成龍要為天下公平正義和百姓憂樂去說話與奔波。

  會試之后,于成龍以父親年老為借口,辭去做官的機會,回到老家繼續儲能修身。此后幾年,風云變幻,朝代鼎革,于成龍算不上前明遺臣,但他有國家發展的概念和識見,他要參與王朝大斷裂之后的社會秩序重建與人類本性引導,而不自拘于滿與漢之間的族群紛爭。這與單一的民族氣節無關,但見一個優秀士子經世致用的襟懷和氣度。順治四年至八年,于成龍到太原崇善寺開辦的學校學習四年,不意鄉試落榜。此后家中接連變故,兄長老父相繼亡故,家境窘困,于成龍只好擔起養家重任,但他仍不忘進取,終于在順治十八年入國子監進修,畢業出仕。

  于成龍以明經謁選吏部,由連舉人都算不上的最高學歷副榜貢生獲授廣西羅城知縣。也就是說,于成龍進入仕途,并沒有耀眼的學歷背景,遑論進士舉人,就是這個副榜貢生還是在前明所得。他雖然得了一個七品縣官的實缺,但那時的羅城,離京兩千里之外,還是局勢未穩的蠻荒邊地。家中窘況,親朋勸阻,于成龍未必沒考慮過,但他毅然離妻別子,勇敢地赴任。

  《禮記》有云“大道之行,天下為公”,顧炎武曾言“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于成龍出仕之初,便以“心此行絕不以溫飽為志,誓勿昧天理良心”為己任。這是他的終極理想,也是他的人生追尋。

  《清史稿·于成龍傳》說:“羅城居萬山中,盛瘴癘,民獷悍。方兵后,遍地榛莽,縣中居民僅六家,無城郭廨舍。”于成龍上任伊始,寄居于關帝廟中,帶病理事,采取“治亂世,用重典”的方法,推行保甲制,緝盜安民,獎勵耕種。他在羅城為官三年,通過一系列舉措,使羅城擺脫混亂,得到了有效治理,出現了百姓安居樂業的新氣象。

  于成龍為官初任,卻造福一方。兩廣總督盧光祖以羅城為全省治理的榜樣,向朝廷報告:“羅城在深山之間,瑤玲頑悍,成龍潔己愛民,建學宮,創養濟院,人事練達,堪稱卓異。”

  執政為民,只要你全心全意為老百姓服務,你的突出治行,自然會受到百姓的擁戴、上級的重視。于成龍出掌遍地窮縣,一無政治靠山,二無經濟支持,三無特別文憑,但他的赤誠之心、勤干之才、廉正之風,成就了他堪當重任的良好基礎和執政理念。此后,他被遷四川合州知州,后為湖廣黃州府同知,再擢武昌知府。職務在不斷升遷,轄區在不斷內移,但他一以貫之的執政成績依然是有目共睹的。

  如果當初于成龍的選擇,是繼續辭去做官的機會,回到老家來堡村做個私塾先生,洵洵終日,垂垂老矣,而不去生活艱難、盜患叢出的地方受苦,那么中國歷史上必然會少了一個以“天理良心”為處世底線的清官廉吏。

 

如何創造廉能第一

  于成龍年過不惑出仕,任官于落后地區,并不蠻干,而是及時向上級有關部門報告民情,請求革除舊弊,招攬百姓開墾荒地,借給百姓耕牛和種子,僅一月時間便將百余人口的地區擴展到上千戶人家。治理盜賊嚴重的轄區,他勇敢地撲下身子,深入村落微服私訪,遍訪民間隱情,遇到盜賊以及其他可疑案件,就按其蹤跡抓到案犯。他為百姓辦實事,自然會受到百姓的敬重和擁戴。

  “三藩之亂”爆發,吳三桂盤踞湖南,煽誘湖北諸縣山民響應。于成龍不以因工作過失遭有司商定革職而為官不為、懶政怠政,積極遵從上級安排,單騎專赴麻陽招撫。正是由于他的能力出眾,勤懇無怨,成為了治理地方工作的一把好手。

  康熙十五年十月,于成龍繼母過世。繼母對他有撫育之恩,二人情感很好,按禮法于成龍必須丁憂守制,但湖廣總督蔡玉榮等聯名向康熙帝奏請,安排于成龍在任守制。在當時,如果不是非常時期,不是特殊人才,由皇帝下旨在任守制是極為罕見的事例。許多在朝的大學士,如果父母亡故,也必須辭官回家守孝一年。

  康熙十七年六月,于成龍調任福建按察使,主管一省司法刑獄和官吏考核。史料并未臚列他的治績,但從他的頂頭上司、福建巡撫吳興祚等集體給他的評價來看:“成龍執法決獄,不徇情面,屢伸冤抑,案牘無停,不濫準一詞,不輕差一役,而刁訟風息,擾害弊除。捐增監獄口糧,徧濟病囚醫藥。倡贖被掠良民子女數百人,資給路費遣歸。屏絕所屬饋送。性甘淡泊,吏畏民懷,為閩省廉能第一。”

  于成龍秉公執法,清正廉明,辦案迅速,用詞精準,一掃往日訴訟刁鉆的陳弊。他還經常捐助監獄口糧和病犯醫藥,卻明令禁止下屬送禮。尤其他頂住壓力,對地方官員不顧連年兵禍,以通海罪名屢興大獄的“通海”事件,力爭重審,先后使千余名百姓免遭屠戮而獲釋,給貧困不能歸者還發給路費。他以“皇天在上,人命至重,吾誓不能咸阿從事”,贏得了百姓的贊譽和同事的激賞。

  按理,按察使雖是巡撫下屬,但按察使往往監督、掣肘巡撫的行政執法,很多時候二者關系是不和的。但是,吳興祚卻領銜以于成龍“為閩省廉能第一”,向康熙帝報告,得到的回復是:“于成龍清介自持,才能素著,允稱卓異。”同時,任命于成龍為福建布政使。足見,于成龍以卓絕的工作實績,贏得了上司與最高領導人的敬重和信任。

  蒲松齡《聊齋志異》中,有一篇《于中丞》,寫的就是于成龍“好微行炯知民隱,摘發盜賊”的故事。于成龍對待案犯,主張慎刑,以教為主,采取“寬嚴并治”和“以盜治盜”的方法,取得突出效果。他在詞訟、斷獄方面,鐵面無私,頭腦敏銳而細心,善于從一些常人忽視的細節上發現問題癥結。他曾排解過許多地方上發生的重大疑案、懸案,使錯案得到平反,從而被百姓呼為“于青天”,民間還流傳著“鬼有冤枉也來伸”的歌謠。

  一個地方的社會文明,無論硬件軟件,最根本的一件是執政文明。如果執政不文明、不廉政,必然會影響當地物質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和生態文明,嚴重影響到當地百姓分享政治文明、民生權利、社會權益。雖然于成龍執政為民,還在封建專制時期,但他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上,創造出了百姓受益、同事好評、中央肯定的顯著廉能。

  于成龍無論在艱險的偏地,還是在內地或者沿海,恥于尸位素餐的庸官做法,而是真抓實干、頂著壓力、冒著生命危險地服務于治下百姓。在當時,必然有不少地方、衙門的負責人,得過且過,庸碌無為,像個停擺的鬧鐘,不撥不動,撥下動下,甚至撥了不動,從而導致當地的民生工作純粹看其是否情愿、是否樂意,導致許多管理工作不積極,不少百姓生話不安定。更有甚者,像福建“通海”一案、內地緝盜之事,如果不是于成龍冒著兇險去爭取,或平定,那么不知會有多少百姓受到法律不作為、社會不穩定的威脅。

  當初,于成龍在家境窘迫的情勢下,毅然前往百廢待興的羅城負責重建,未必料到日后會成為知州知府、封疆大吏、朝廷重臣,但他的每一個腳印,卻深深地印在他的廉政路上。他的執政方式、執政理念和執政實績,經得起歷史的檢驗,雖然有過偏聽的流言蜚語,但他人到中年才開始、直逼古稀的政治人生,還是一路走著亮堂,成為今日中國廉潔執政的一個榜樣和一面鏡子。

  雖然當時還沒有執政為民、權為民用、利為民謀的說法,但在以書生報國的于成龍的實踐中,確實讓老百姓看到實惠和幸福。這樣的權力行使,無疑是一種明顯的執政擔當,一種實現“政者正也”的崇高理想。

 

執政堅持制度化

  康熙十八年,于成龍在福建藩臺任上,發生了一樁著名的事件:向康親王求罷莝夫。在此事中,于成龍并未因巡撫吳興祚曾專疏向康熙帝舉薦自己,而順承妥協。

  當時,康親王杰書任奉命大將軍,領數萬名八旗騎兵駐扎于福建,與臺灣鄭經作戰。八旗子弟懶惰,哪肯干鍘草喂馬的苦差事,于是向民間征集勞力,到軍營里鍘草。對八旗官兵來說,民夫當然多多益善,根本不考慮地方上的承受能力,一征集就是數萬名,嚴重地影響到數萬戶家庭的生產生活,搞得很多百姓家破人亡,也讓各級官府頭痛不已。

  朝廷曾下令禁止再征莝夫,但驕縱的八旗子弟,自恃特權階層,又在為國打仗,仍想繼續征調莝夫。統帥康親王雖比較開明,但考慮到軍隊的利益,答應了將士們的請求,再次下達命令,要求各地照舊派夫。這就激發了一起嚴重的軍民矛盾。

  巡撫吳興祚把康親王的手諭轉發給閩縣、侯官等地知縣,要求按諭執行,但巡撫衙門并沒有下達正式的文件。知縣祖寅亮、姚震等人揣測到巡撫的真實意圖,就以需要請示為由,拒絕執行康親王命令。八旗官兵聚集到縣衙鬧事,逼迫知縣派夫。百姓聽聞官兵繼續征夫,停業罷市,聚集街頭,群情洶洶,大規模的民變一觸即發。福建地方官員聚會商議,準備向康親王請命。

  布政使于成龍領銜向杰書上了一封公開信《公上康親王求罷莝夫啟》,請求收回成命。同時,于成龍又以個人的身份,上了一封《再肅上康親王啟》,指出:“國家之安危,由于人心之得失,而人心之得失在于用人行政,識其順逆之情而已。”無論是公函還是私信,于成龍都是拿出了朝廷的規章制度,委婉地和大權在握的親王說理。杰書一看事情鬧大,官民都反對自己照舊派夫的命令,在收到官吏們的公開信和于成龍的私函后,決定作罷。

  單論杰書的奉命大將軍職權,節制轄區督撫,掌握生殺大權。然,于成龍勇敢地為老百姓說話,不顧自身安危,因此得到了康親王的尊重和賞識。第二月,康熙帝下旨,于成龍內調畿輔要津,升任直隸巡撫,當時還沒有直隸總督一職。

  身為“治官之官”,高級干部,于成龍正己而律下,始終把整頓吏治放在工作的首位。

  他至直隸任上,下車伊始,便嚴禁州縣私加火耗、饋送上官節禮。針對官員附加征稅、送禮成風,于成龍及時奏請朝廷,形成制度化的懲罰條例,以防“將來道府必懷投鼠忌器之嫌,而隱忍養奸,法紀頹靡”。

  他總督兩江,入境即“微行”訪于民間,面對“州縣各官病民積弊皆然,而江南尤甚”的狀況,很快頒布了《興利除弊約》,開列了災耗、私派、賄賂、衙蠹、旗人放債等15款積弊,責令所“自今伊始”,將所開“積弊盡行痛革”。他根據自己的體會,又制訂了以“勤撫恤,慎刑法,絕賄賂,杜私派,嚴征收,崇節儉”的《新民官自省六戒》,作為地方官員的行為準則。

  他舉優劾貪,寬嚴并濟,時人說凡他所到之處,“官吏望風改操”。嚴格執行制度,不給僥幸心理留余地,以“加嚴處分,以肅法紀”來切實解決“燈下黑”問題。

  為了解決老百姓的貧困生活,于成龍是想盡辦法,查勘實情險境,奏請豁免錢糧。但對于下屬官員,額外征賦,加收火耗,侵蝕賑濟,勒索災款,他絕不姑息,請求革職治罪。

  作為地方首長,于成龍公正彈劾不法官員,講究方式方法,“以驅除貪吏、拯救民生為務,據道府揭報,察其已深者,參劾以示懲創”。

  針對在文化發達的江南,官僚勢豪賄通學政,科考舞弊之風盛行,許多貧苦士子皓首窮經卻往往落榜。曾親歷科場腐敗的于成龍,專門行文,一旦發現弊行,“立刻正章入告,官則摘印,子衿黜革候者按律擬罪。其蠹胥、奸棍即刻斃之杖下”。這無疑為出身寒門的書生報國,提供了一個公正平等的競飛平臺。

  于成龍管理不同地方、擔任各種職務,都沒有拿著廉政建設的大旗武斷從事,而是及時以一種制度化的公文約定,來有效監督權力行使和遏止腐敗發生。

  作為清代杰出的廉吏能臣,于成龍為康乾盛世的到來,開啟了弊革風清的時代風尚。他絕不會想到身后330多年,一個現代中國還會以多種藝術形式,來傳播、傳頌和傳承他的廉政事跡。后人用殘存史料,復活已消逝往事,為的就是以其所成就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一種精神,來激勵新時代廉政建設以古為鏡、優于古人。

 

大度和簡樸

  于成龍為民執政,慎終如始地講究“天理良心”。而對于已從政的優秀下屬,他盡顯大度,反對論資排輩,對清廷死板的任官考成制提出異議,認為那不利于吏治建設,容易造成“問其官則席不暇暖,問其職則整頓無心,勢彼然也”。他以“品行卓越,才具優長”作為標準,積極上疏舉薦人才。史稱“小于成龍”的直隸通州知府于成龍,后來成為一代治河名臣;江蘇布政使丁思孔后來總督湖廣、云貴,卓有政績,死于任上……一批有作為的清廉官吏,受到康熙帝的重用,都與于成龍的無私薦舉有著很大的關系。康熙帝南巡江寧時,曾叮囑小于成龍多向老于成龍學習。

  康熙二十年,于成龍入覲清圣祖,獲贊:“爾為今時清官第一,殊屬難得!”

  雖然官職品級和工作環境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但于成龍一直保持著艱苦樸素的生活作風。他無論是知縣知州,還是巡撫總督,總是帶頭實踐“為民上者,務須躬先儉仆”。在直隸,他“屑糠雜米為粥,與同仆共吃”。在江南,他“日食粗糲一盂,粥糜一匙,侑以青菜,終年不知肉味”,江南人民親切地稱他為“于青菜”。總督衙門官吏在嚴格的約束下,“無從得蔬茗,則日采衙后槐葉啖之,樹為之禿”。他天南地北,宦海20多年,只身天涯,不帶家眷,不納小妾,結發妻子闊別20年后才得一見。或許有人認為,他是在做苦行僧,不通人情,但他在當時政局維穩壓力沉重、軍事沖突不斷的情勢下,以身作則,嚴于律己,率先垂范,卻給或小或大的轄區百姓和社會帶來了穩定和清明,也必然會影響著其他地區甚至整個國家走向祥和、安寧和富足。

  某日,康熙帝對日講官說,于成龍起家邊地外官,就以廉明著稱。就是做到了京郊巡撫,也是更加清正。親朋好友相托,他一律嚴拒;下屬親友送禮,他分文不取。當康熙帝獲悉他自己家計艱苦時,特地從內庫專門撥發一千兩白銀,并將自己的御馬一匹,嘉獎于成龍。

  于成龍升任江南江西總督,身體力行,簡樸清明,全身心地教化民風,幾個月后,江南民風蔚然一新。他剛直廉正,卻觸犯了一些人的利益,故而社會上曾起一些流言蜚語,又加之他不投權相明珠所好,故而彈劾于成龍衰邁昏聵、為人蒙蔽的奏章,送到了康熙帝案頭。但是,康熙帝知任成龍,不為誹謗詞所動。

  康熙二十三年(1684)四月十八日,于成龍病逝于兩江總督兼署兩巡撫任上,終年68歲。人們清點他的遺物,木箱中只有一套官服,別無余物,市民痛哭,塑像祭祀。康熙帝聞訊后,說:“朕巡幸江南,延訪吏治,博采輿評,咸稱居官清正,實天下廉吏第一。”

  于成龍死后,康熙帝賞賜公祭安葬的禮遇,謚號清端,契合于公執政為民、廉潔奉公的品行。內閣學士錫住勘察海疆回到京城,康熙帝詢問于成龍為官情況,錫住回奏說他清廉如初。康熙帝感嘆不已:于成龍在直隸任上居官甚好,我特簡任其到江南作總督,有人說他改變了樸素之風,等他死后,才知道他始終很廉潔,被百姓稱贊。大概因為秉性梗直,那些不肖之徒帶著私仇以讒言陷害他,才編造出這樣的話罷了。當官像于成龍一樣的人,能有幾個呀?

  康熙帝在贊譽于成龍為“天下廉吏第一”時,還專門寫詩禮贊,其中有“服官敦廉隅,抗志貴孤潔”“江山見甘棠,遺愛與人說”。這,既是對一個治世廉吏的贊賞,也是對一個良臣鏡鑒的稱許。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強調:“傳承中華文化,是古為今用,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實現中華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當人們再次通過史料、傳說或電視劇,重溫古代“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龍的佳話軼事時,自然會發現,一種社會正能量可以持久地振奮更長的歷史。

 

(《新湘評論》2017年第05期)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新湘評論》雜志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經許可轉載的須注明出處
    雜志社咨詢電話:0731-82216363 82217526(傳真)
 
ICP06017078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吉林快三免费计划 股票指标 黑龙江时时开奖网址 时时彩稳赚奇妙 江苏省快三分布图 如何利用手工编织赚钱 手机版二八杠游戏下载 买大小单双怎么看走势 全民捕鱼达人5破解版